长腿叔叔,疫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过去啊?

长腿叔叔,疫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过去啊?

新年伊始

突如其来的“奥密克戎”变异病毒

打乱了我们的生活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

人们难免紧张、焦虑

一位小姑娘写信给长腿叔叔

述说了自己最近做核酸检测的感受和内心的疑问

面对孩子的提问

长腿叔叔会如何回答呢?

一起来听听吧~

孩子的来信
亲爱的长腿叔叔:

你好!

有件事儿我想跟你说说。天津出现了疫情,好像整个天津都在做核酸检测。我们一家人一大早就出门了,看到人们有序地排队在做核酸。等排到我的时候,一个戴面罩,不知是叔叔还是阿姨的人,拿个长长的棉签儿捅了捅我的嗓子。我有点恶心,还稍微有点儿疼,不过我坚持住了。

长腿叔叔,你做过核酸么?你说我们这儿的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?真的不想再做检测了。快点给我回信吧,长腿叔叔。

长腿叔叔的回信

亲爱的孩子:

你好!

你的来信我收到了,读着你的来信,我似乎看到你一大早还迷迷糊糊的时候被爸爸妈妈叫醒。穿上厚厚的衣服出门,排队的时候,可能还会有点冷。心里可能会想,我身上一点都不难受,没有得病啊,为什么还一定要带上我做检测呢?

你知道吗?其实好多小朋友心里都有这样的想法,谢谢你来信告诉我。

当听到你说做检测的过程,有点恶心,有点儿疼的时候,我觉得你说出了好多人的感受。你还是坚持住了,叔叔觉得你懂事又勇敢。

说到做检测,现在这种抹嗓子的方式,已经是相对轻一点的了。最早的时候,我还经历过用棉签捅鼻子。当全身包裹着防护服的护士,一手扶着我的额头,一手“嗖”地把棉签从我鼻孔里插进去,然后在鼻子里旋转了一圈,在我正要皱着眉头,找词描述这种从未有过的感受时,护士又“嗖”地把棉签抽走。这时候内心那一声“诶哟”才刚刚来到嘴边,也不知道是该说出来还是不该说出来,我只好带着三分难受、三分疑惑,还有三分感激地揉了揉鼻子。

难受自然是因为有东西进入到敏感的身体里面,疑惑是因为知道了我的鼻子里面居然有这么深,感激的是护士心灵手巧,能够迅速而专业地给我完成检测。我想,他一定知道我的鼻子是不舒服的,已经是努力用最短的时间来做检测了。孩子,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?

说起来,要谢谢他们现在改进了方法,更多的是用抹嗓子的方式来检测,这么想想,以后我每次做检测的时候,似乎就没那么难受了。

你在信中说,给你做核酸检测的是“一个戴着面罩不知是叔叔还是阿姨的人”——谢谢你的描述,因为读到这一句我才意识到,当我在回忆我的核酸检测经历时,竟然是跟你一样,对给我做检测的人是男生还是女生毫无印象。

现在回想一下,当我排着长队的时候,那些做检测的叔叔阿姨,他们每天要给成百上千人做检测吧!一定也想尽快完成任务,这意味着他们每天要重复同样的动作千百次,必须把棉签精准快速的放到位置,才能保证检测准确无误。

想想看,如果说让我们把一个字写上几十遍,我们都会很烦了。那他们是如何能做到的呢?

我们只是有一下不舒服,而他们才是不容易啊。在天津又有多少个这样不知名、不被注意到的叔叔阿姨,默默地为我们服务呢?我在想,要是再做核酸取样的时候,我除了要稍稍忍一忍以外,做完之后我要对那个“不知是叔叔还是阿姨的人”轻轻说一声谢谢。孩子,你会赞成我的想法吗?

你在来信中还问道“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呢?” 你知道么,现在天津发生的事情,在我所在的城市一个月前也刚刚发生过,现在生活慢慢恢复了正常。相信在所有人的努力下,这个“所有人”当然也包括你呀,天津一定也会很快恢复正常的!

你看,在疫情的时候,“恢复正常”都变成了可贵的、值得庆幸的事情。等疫情过去一段时间,你也许慢慢淡忘了棉签抹嗓子的那种难受,重新又可以自由自在的外出和找同学玩儿。叔叔想跟你来个约定,让我们一起记得那些努力让我们不再难受、享受自由的人,你说好不好呢?

 

来源:天津妇联

本文为转载,不代表微天津立场,仅供读者参考。来源: